感情的事情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让太多的人干预,就不是两个人的爱情了

感情的事情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让太多的人干预,就不是两个人的爱情了感情的事情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让太多的人干预,就不是两个人的爱情了

第五十二章

神战女神

墨千染也不是那种,你说什么我就会放弃的人:“安玦,不管怎么说,雅思都是我的姐妹,我不能这么看着她就这样被你掌控在手之中。”

安玦轻笑:“这不是掌控,这是追求。”

墨千染一愣,这是说安玦喜欢上安雅思的节奏吗?

“安玦你是认真的吗?”墨千染问道。

关于自家姐妹的终生大事,墨千染还是很关心的。

“安玦,你要想清楚。”墨千染的眼神变的严肃。

虽然她对于安玦这个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儒雅谦诚,很是优秀想一个男人,但是越是优秀的男人就越是不好在一起,毕竟差距太大的话。

也不是说安雅思很差,但是和安玦一比的话,差距还是很大的。

而且安玦和安雅思还没有接触了多少,安玦就说要追求安雅思,说真的还是很怀疑的,更何况还是安玦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子。

“千染,你觉得我是那种会随便轻易玩弄别人感情的人吗?”安玦反问,面上还是一副儒雅的笑容。

“安玦,我不是怀疑你,但是不管怎么说,安雅思是我的姐妹,我不太想她受到伤害。”墨千染说着,因为安雅思脸上是带着面具想,在外人面前是一个样子在熟悉的人面前又是另外一个样子的人,安玦你爱上的到底是安雅思的哪一面呢?

“千染,感情的事情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让太多的人干预,就不是两个人的爱情了。”安玦说道。

“如同现在的小三一样,这只是对于两个人爱情的考验,至于能不能够守护的了也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一方要是先放弃了的话,那就是不是爱情了。”安玦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墨千染沉默,安玦说的对,这又何尝不是我和白夜离还有墨若兮呢?只不过我就是那个小三吧。

她苦笑,这就是三个人之间的纠缠,没有结果的一样,但是在今天也许就会有一个结果了。

这一下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窗外。

各有各的心思,墨千染觉得既然是安玦决定去追求安雅思的话,还是不要过多的参与的好,这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吗?

如果有一天安雅思要是累了,伤了话,怀抱永远在这里,但是安玦是一定不可以原谅的。

安玦也许是感受到了墨千染的注视,回之一个微笑。

墨千染别开脸:“安玦,白夜离到底什么时候来,你该不会一直就呆着我这里吧。”

她的意思就是你可以走了,快走吧

安玦起身:“那就这样了,有什么问题随时摇铃,我就在办公室。”

安玦一走墨千染就拿起来手机,在三个人的群里聊了起来。

轲小喵:在吗?等下白夜离要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我是真心的不想去,求支招?在线等

轲小喵是墨千染的笔名,其实她是很喜欢小猫的,但是因为很多原因一直以来都不可以养小猫,每次看到路上的小流浪猫,总是会上前去喂一些吃的,因为在冬天也许你的一个小动作可以拯救一条小生命。

墨千染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马上就有了回复。

神战女神:这才到了医院没有多久,你就又要去和白夜离吃饭了,这缘分啊

神战女神是安雅思,安雅思靠在床头回复没有想到啊。

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

“喂,雅思”墨千染有气无力的。

“千染,你和白夜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中午才吃了饭吗?怎么现在又要在一起吃饭了?”安萱零在电话里问道。

墨千染把这件事情的原本经过都跟着安雅思说了一遍,安雅思在电话的一头用着同情的语气:“千染,不要生气,我的怀抱为你打开。”

“滚!”

安雅思笑着:“那你打算怎么办呢?看着墨若兮和白夜离订婚吗?我就不相信你不心酸的,白夜离他怎么可以这样呢?知道自己要订婚了,还要带着你去,他这是什么居心哦。”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听说安玦原本是要你去的,要不你去怎么样。”墨千染在电话的一头提议。

安雅思拒绝:“我拒绝,我晚上有事情,而且我不想和安玦在一起,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墨千染其实也算是猜到了的,安雅思这么不喜欢安玦,怎么可能会和安玦在一起的呢?

“那好吧,雅思你要是不愿意去的话,只能我一个人默默的承受这一切了。”墨千染在电话的一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很是悲伤。

安雅思在电话一头偷笑:“你是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相信我。”

墨千染忍不住一个白眼:“这你就想多了,万一我要是有什么问题呢?我去面对那一群人,真的是心累。”

安雅思幸灾乐祸:“我不嘲笑你了,反正你要是到了的话,记得你一定不要和他们有什么冲突,毕竟现在不是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嘛,出了问题也不知道谁会站出来给你说话。”

说到了后面她还是有些担心的提醒。

对于这些墨千染知道,但是自家的姐妹这么关心,心里还是暖暖的,忍不住放轻声音:“我知道的,等下我出来了之后再和你说,那就先这样了,拜拜。”

墨千染挂完了电话,有种放松的感觉。

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白夜离应该也来了。

但是我不会是穿着一个病服去参加这次的宴会,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很是丢脸的,希望白夜离可以给我准备一套衣服。

时间大概是到了五点多一点的时候,白夜离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冷冽的气息,薄唇紧珉,冷眸深邃勾人。

墨千染别眼开眼:“白夜离,为什么要我去,这是你和墨若兮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也牵扯进来?”

白夜离勾唇,清冷的声线传了出来:“你做为墨家的一员,难道就不应该去参加墨家举行的宴会吗?”

墨千染讽刺性的一笑:“你也知道我是墨家的一员,但是墨家的宴会是给我发了邀请函还是什么的,反倒我要以客人的身份去参加这一次的宴会,这还真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讽刺啊!”

白夜离冷眉紧皱,沉默,气氛很是沉默。

墨千染吐了一口气“走吧”迟早都是要去面对的,再怎么逃避也不是什么办法。

到了医院门外的时候安玦很是适合的出现了,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推了眼镜:“夜离,我作为千染的主治医生应该随时的跟着病人,以免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毕竟是去参加这种宴会。”

白夜离冷着个眉头。

“白夜离,还是让安玦一起去的好,我也不想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墨千染在一旁出声道,这样子的话也就不用独自去面对白夜离了。

白夜离又怎么不可能知道墨千染的一些小心思,嘴角一勾但是说不出的冰凉:“可以,安玦自己开车去。”

安玦看着墨千染一副我也无能为力的摆了摆手便同意了。

墨千染问白夜离:“白夜离,我总不可能是穿着病服去。”

白夜离看着墨千染,小脸还是有一点的苍白,但是眼中的倔强是怎么也不可能忽略的。

他把墨千染带到车上,取了一件衣服丢给了墨千染。

是一件淡蓝色的小礼服,抹胸式的上面修着一小朵的花瓣,精致无比裙摆也处理的很好,很是精致,还有着几颗淡蓝色的冰砖点缀在上面,更加的增添了这一件裙子的美丽之色。

墨千染在换这件裙子的时候可谓是艰难,但是也不能叫白夜离来帮忙,结果穿到了最后,却在拉拉链这里难到了。

她有些脸红的看着白夜离:“那个,白夜离,你可以帮我拉一下拉链吗?”

如果要是一般的男子看到一个女子说出这种话来一定觉得这个女的是在诱惑自己,白夜离一回头就是看到了墨千染的脸有些红,手脚也不是很方便。

墨千染看着白夜离的靠近,脸红的不得了:“你可以快一点吗?就只是拉一个拉链而已。”

白夜离靠近墨千染自然而然的就闻到了她身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体香,不似那种人工添加的那种,而是一种很是自然清冽的,这和以前白夜离在其他女人身上所闻到的味道不同,让他忍不住的靠近。

墨千染浑身一僵,因为她感受到了白夜离的靠近,甚至就连白夜离的呼吸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她的身上带着一丝的娇羞和害怕:“白夜离,你要干什么?”

墨千染的声音很是不正常,双腮通红。

墨千染这个声音一出来,白夜离马上反应了过来,当时在做什么,想要吻上墨千染吗?

白夜离马上离开,拉起拉链,清冽的声线说道:“拉链拉好了。”然后丢过来了一件小披肩:“等下进去的时候批好,以免他们说我虐待自己的女伴。”

墨千染应了一声,静默无言,脑海中回想的都是白夜离靠近的模样,脸还是有一点那种散不去的红,望着窗外,窗外的星星已经开始点缀星空了,月亮高高的挂着。

华灯初上的模样很是让人心动。

墨千染吐了一口气在窗上,心动不已,望着白夜离开车的模样,是一种说不出的英俊,却是我永远也触摸不到的一切。

因为就在今天,白夜离就要和墨若兮订婚了,但是我却不得不面对这一切,心还真的是痛,就在几个月前的时候还和我是未婚夫妻的关系,现在就要见证他和其他女人的订婚。

墨千染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性的笑容。

未完待续,由于篇幅所限,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也可关注云阅文学wechat号(yunyuewenxue),回复书名《十年之别》或291088。